You are here: Literature > Script Writting
《 Literature 文學創作》
I have strong background of literature because of studying Chinese Literature in Secondary school. I wrote lots of short stories, poems and film script in previous years. You can read them here. I hope you will enjoy them.
  • 角色表
  • 第1場
  • 第2場
  • 第3場
  • 第4場
  • 第5場
  • 第6場
  • 第7場
  • 第8場
  • 第9場
  • 第10場
  • 第11場
  • 第12場
  • 第13場
  • 第14場
  • 第15場
  • 第16場
  • 第17場
  • 第18場
  • 第19場
  • 第20場
  • 第21場
  • 第22場
  • 第23場
  • 第24場
  • 第25場

入物角色簡介:

1.陸水生(生)

愛好攝影,堅持理想,獨立,善良樂觀,好動幽默。

2.關志文(志)

志會是善良,熱心助朋友,成熟理智,不信鬼神。

3.雷公潭男人(男)

無主魂魄,住在雷公潭,愛妻子,等待借屍還魂。

/另外,當阿生樣子變了(雷公潭男人)時,要以阿生的身份演阿生的後期。

4.殯殮化妝師(妝)

化妝師會是沉著冷靜, 等待為丈夫借屍還魂,常與死屍溝通。

5.張鳳英(媽)

生媽獨力照顧兒子,有精神緊張,行為有點傻氣,心不在焉。

6.何師奶 (何)

屋邨的闊太師奶,八卦,搬弄是非。

7.殯儀館職員(職)

推銷殯儀活動,傳統迷信。

**可考慮為角自設慣性的動作/口頭禪**

 

第1場 (Opening sequence)

傍晚 荒山 外

(目的: 出 credit 同時間隔出畫面,奠下懸疑基礎作引子)


  • 天空夜景

  • 月亮

  • 黑夜中村屋

  • 有水蛇爬過水溪。

  • 一男屍伏在水溪旁的滿是菁苔的大石上

  • 一個個像行屍走肉般的“人” 排隊看屍體,看了一眼後離開。

  • 報章內容:《毒水蛇橫行雷公潭》;《探險攝影勝地雷公潭 意外頻生》;《雷公潭搜失踪行山客》

  • 爛面的阿生在隊尾,衝上前打尖看屍。

  • 報章內容:《少年墜雷公潭 冤魂不散》;《失踪漢 妻子尋屍5年不果》;《12歲男童 溺死雷公潭》

  • 生看腳下女屍,

  • 阿生痛苦大叫

  • 報章內容:《死人化妝 偷龍轉鳳》;《認錯屍 化錯妝》;《年輕攝影師 伏屍溪澗》;《 年輕攝影師 溺死雷公潭 》

  • 阿生痛苦大叫, 最後一個畫面freeze 變成照片模式。

  • 出《 攝魂 》片名

第2場

早上 殮房門外走廊 內

(目的:志和媽認屍,證實生的死。)


  • 殮房門外告示“殮房重地 非請勿進”

  • 天花藍光管。

  • 志和生媽在殮房門外。

志:我們返屋K啦, 好嗎?

  • 目無表情。

志:我會代阿生好好照顧你的。


Cut in﹣﹣> 殮房內 化妝師的情況

  • 化妝師望了望四周,坐下不動。

(V.O. 妝: 唉,日日都有人死, 你咁後生就死,不過都算好彩呀,執番條屍,轉過頭就可以再投胎,我老公就慘啦。)

<﹣﹣ Cut back

志:伯母,不如我地走啦,好嗎。

媽:阿生話會返黎喝湯架,佢唔會丟低我一個的...阿生。

  • 志和生媽離開殮房。

第3場

早上 阿生家外走廊 內

(目的:生如常回家,鄰居視作不認識,令人感到奇怪)

  • 阿生背著行山背囊,拿著拐杖一拐一拐的在家門外的走廊行著。

  • 鄰居何師奶關門離家,轉身見生

  • 阿生全身滿面都是污垢,面有傷痕和何師微笑,打招呼 。

生:何太

  • 何師奶皺眉頭,掩鼻子,冷淡的瞄了生一眼,不悅的離開。

  • 生嗅了嗅自己衣服,感奇怪,開門入門。

第4場

同上場 阿生家廳 內

(目的:生如常回家,媽媽卻高興見阿生死而復生,令人感到疑惑)


  • 生開門入內,屋內台燈+廁所燈+電視開著,媽坐著不動。

媽:媽,我返來了

  • 生放下背囊,

生:媽?

  • 媽不動

  • 桌上有水和藥物,一堆照舊照片及相簿

  • 牆上有生和媽,生和志平日和小時候的合照

  • 媽坐在飯桌旁,目瞪口呆的望著自己和生和志的合照。

  • 媽仍不動

  • 生不理媽,拐到藥箱處,取出膠布藥水,轉身

  • 媽站在生面前,面容蕉悴的看著生。

  • 生嚇了一跳

生:媽,做咩事呀你,係咪未食藥呀?

  • 媽行近看生,捉緊兒子,十分激動。

媽:阿生,你真係阿生?

  • 媽握著生手。

生:係呀,我影完相返黎啦。

  • 媽緊緊的抱著兒子,又驚又喜。

媽:你返來就好了,我都話你唔會丟下阿媽架啦。

  • 生輕輕推開媽。

生:媽,我唔會丟低你一個的?

媽:佢地一個二個話你死左呀。

生:出面D人點講,你唔好信啦,阿媽,無野啦現在。

  • 媽摸摸生的面,摸身摸勢,嗅了嗅生衣服。

  • 生半推半就,有點抗拒

媽:點解個身有一大陣藥酒味?塊臉損左?做咩髒到一Da Da的?

  • 阿生用手抺抺臉,髒物不脫,

生:沒野呀,只是扭傷腳,我沒事呀。

媽:呀?不如等我煮黑豆豬腳比你補下?你阿爸話好有用架。

  • 阿生望著媽,若有所思。

生:媽,我去冲涼先。

媽:係啦,我煮左杞子日月魚湯給你,補眼的。

生:好呀。

  • 阿生一拐一拐的去收拾背包

(O.S)家裏的電話響起

  • 家裏的電話響起

  • 媽聽電話

媽:(向電話中人說)喂?

  • 阿生繼續收拾背包

媽:阿志?你知唔知呀, 阿生返左來啦。

( O.S 志 Tel: 伯母 你唔好咁啦,阿生走左啦,。)

媽:(向電話中人說)阿生佢真的返左黎啦,無死到呀。

  • 生回頭疑惑的看了媽一眼,搖搖頭。

( O.S 志Tel: 伯母你點呀,係咪唔舒服呀,我星期六來接你去,好嗎?)

媽:(向電話中人說)我唔會跟你去的,你取消左佢啦。

  • 生收拾背包時,見背旁邊袋子內的小木盒。

(V.O. 男人:我想借你隻手交個盒比我老婆)

  • 生把盒放好,拿背包和拐杖一拐一拐的入房。

  • 生然後一拐一拐的入了房。

( O.S 志Tel: 伯母你聽我講啦,阿生的野我會處理的,你一定要去架...)

媽:(向電話中人說)我都話阿生返左黎,我邊度都唔去。就咁啦。

(收線)


第4a場

同上場 阿生廁所 內

(目的:生回家疏洗發現自己面很傷重,除鏡中人外,其他只見背。十分緊張)

  • 生在盆中開熱水,有蒸氣煙。

  • 生感面癢,眼晴不舒服。

  • 生到鏡前照鏡,用手抺走蒸氣,見到自己個樣,生緊張的用毛巾抺面。

  • 生抺去污穢,但面上有結蕉爛死皮。

  • 生再慢慢撕掉擦死皮,用水洗,

  • 鏡中的生變回原貌,感疑惑。


第4b場

同上場 阿生家廳 內

(目的:生回家疏洗換衣服後馬上出外,令人感到疑惑)


  • 生除了一口飲掉桌上的杞子日月魚湯。向廚房的媽說

生:媽,我返相鋪先啦。

(V.O)早D返來食飯呀

  • 媽拿起湯碗望向門口,若有所思。

第5場

下午 殯儀館外 外

(目的:生在殯儀館外把小木盒交給一女人=化妝師(不見樣)令人感到背後有秘密)


  • 阿生穿著厚厚的大衣,背著行山背囊,在殯儀館外站立不安,間中看殯儀館方向。

  • 一白衣女人背影行近生

女:(O.S)你找我呀。

  • 生應聲點頭,從衣袋中拿出小木盒交給帶有銀戒指的白衣女人手。

生:係呀,你老公叫我交比你的

  • 女人盯眼看小木盒,伸出帶有戒指的手接過木盒並打開

  • 盒內有一隻與女人手一模一樣的銀戒指。蓋回盒子,戒指的手握緊木盒不動

  • 阿生面上傷痕尚在,面色偏白,望著女人。

  • 女人抬頭望著生的樣貌

女:(O.S)你去過雷公潭?

  • 生點點頭。

女:(O.S)佢有無同你講D咩呀?

生:佢話好掛住你,好想見番你。

  • 戒指的手蓋回木盒震動

女:(見嘴)好多謝你幫我地呀。

  • 生感寒冷,打冷震,感眼不舒服,擦眼。

生:唔好咁講,如果唔係你老公幫我,我唸我返唔到黎。

女:呢D都係緣分。

  • 生點頭,笑了笑。

第6場

接上場 曬相鋪 內

(目的:交待生和志的攝影背景)


  • 生感寒冷,低著頭一拐一拐的向相鋪方向 。

  • 志正在與客人在前台交收照片。

志:你Check下D相啦,如有問題我地可以翻曬。

  • 客人觀察照片。

(O.S. 門鈴響)

  • 志向門口方向

志:歡迎光臨,講隨便睇。

  • 客人望向門口。

  • 門口沒人,門口邊邊有另一張志和生的合照

  • 客人疑惑的望著志。

志:點呀,唔滿意我地曬的相?

客:咿?係呀,你們有無得影沙龍相架?

志:有啦,請你等一等,我拿些Sample比你睇,好嗎?


{ 第6.1場

接黑房景﹣﹣﹣>

  • 在黑房開,光入,生把背上的行山背囊放在門口旁邊。然後關門。

<﹣﹣﹣接景完}


  • 志在櫃台找相簿,向客人。

志:唔好意思呀,你等等我呀,我入去黑房拿給你呀。

  • 志轉身向黑房方向行,

第7場

接上場 黑房 內

(目的:製造生是否死亡的疑雲。生漸感身體有異常,令人誤以為生撞鬼,也留下線索令志追查真相)


  • 在黑房開,光入,門面有「黑房」的牌子,志入踢到門口的背囊,

  • 志拾起背囊,捉緊,感觸傷感。

  • (V.O)點解我借比阿生個背囊會在呢度?


(Flashback start)

第7.1場 (Flashback)

日 碼頭 外

(目的:交待生和志的好友關係)


  • 志拍拍生背上的背囊

志:喂,唔送你啦,你自己在雷公潭小心點。

  • 生點點頭,面上充滿陽光活力

生:得啦,又唔係第一次

志:不過唔知點解,我總覺今次好似...

生:哎!我唔走左之後,幫我睇住我阿媽呀。

志:放心啦,我會幫你睇住伯母。

生:哎,比部相機我走啦,

  • 志把相機交給生,生離開。

志:早去早回啦。

生:bye bye

志:bye bye

(Flashback end)


  • 回想完後,志手握大背囊

  • 志十分疑惑

  • 志望向黑房第推門

  • 黑房第推門門柄掛有“曬相中”的牌子

  • 黑房內生正在夾起照片(out focus),牆上有水影

  • (O.S)志摸黑開門,開光管燈

  • 阿生望著志

  • 志手上的背囊掉下,望著生害怕,後退幾步。

志:你...你係邊個?

  • 生有點怒

生:你搞咩呀,你令到我南生圍的相走曬光啦!(凝重的)

  • 志疑惑,行前半步

志:你...你是阿生?

生: 我行開左兩日者,你做咩呀?

  • 阿志定眼望著生,再行前幾步。

  • 阿生邊抓癢,邊行近志面前。

  • 志再行上前細心看生樣貌,

志:你真係阿生?你無死到?

生:做咩一個二個都話我死左架...(志的擁抱打斷生的話)。

  • 志由驚轉喜,狂拍生肩膀並擁抱。

志:大好啦。

  • 生感奇怪,輕輕推開志

生:哎呀。

志:我...我真係以為你死左呀。

  • 生不解,摸摸頭,擦右眼。

生:點解連你都以為我死左架。(凝重的)

  • 志到桌前拿出份報紙給生。

志:ok……你自己睇

  • 生接過報紙。

(V.O 生:咩話?年輕攝影師溺死雷公潭?)

  • 阿生看報紙內容, 擦右眼,感震驚,望向志 。

(O.S. 志:我同伯母去左認屍,見到條屍個樣同你一模一樣架。)


  • 生抓抓頸上癢的胎記。

生:有無咁似樣呀,你比人整“古”呀?...

志: 比人整“古”?喂,老老實實,你係咪又玩我呀。

生:痴扇,係玩都唔係呢D啦?(凝重的)

志:咁奇怪?咁你呢個星期走去左邊?呀,咁你猜殮房條屍又係邊個呀?

(O.S.)敲門聲

客:(O.S.) 喂,老板!你係咪拿相給我睇架?

志:哎呀!唔記左出面個客等緊我,你等等我。

  • 志從櫃子裹拿了一樣相簿,出黑房。

  • 志急忙出了黑房,把相簿的行事曆撞跌在地上。

  • 生拐到行事曆旁,拾起。

  • 行事曆上的交叉打到8月14日停下。另外在8月3日一格寫上「阿生南生圍外景」8月7日一格寫上「阿生雷公潭外景」;8月9日一格寫上「去殮房」;8月11日一格寫上「殯儀館」;8月18日一格寫上「阿生出殮」另有其他工作的符號。

  • 生皺眉頭,滿疑惑。

生:(V.O.)今日唔係4月8號咩?阿志搞咩?(凝重的)

  • 黑房的燈閃了閃,關掉了,只有紅燈。

(Flashback continuous)

第8場 (Flashback)

晚上 村屋門口 外

(目的:生遇意外後,得到雷公潭男人收留。)


  • 微弱的蠟燭/油燈光亮起,照見阿生的臉孔,生面帶污黑

  • 生手持電筒, 挽著雙手感寒冷,打冷震。

生:唔好意思呀,我在雷公潭跌傷,迷了路,請問附近有無地方可以比我過夜呀?

  • 身穿厚厚大衣的中年腳跛的男人拿著蠟燭再照了照生全身,

  • 生滿身泥污,打冷震。

  • 男人笑了笑,點頭。

男:呢度附近都無人住的,如果你唔嫌屈膝的話,入黎啦。

生:好呀,打搞曬。

  • 男人轉身握著拐杖一拐一拐的帶著阿生拐向屋子

  • 生跟著男人拐著。

第9場 (Flashback)

晚上 村屋內 內

(目的:生得到男人熱情招待收留,發現兩人有不少共通之處,生感謝男人,令人覺得二人有微妙關係。)


  • 中年腳跛的男人拿著蠟燭一拐一拐的帶著阿生拐到屋門前,

  • 生環看四周,

牆上掛有男孩的照片,男人和太太的相。

屋內照明的是紅蠟燭/油燈,有14枝有編號的白蠟燭,點亮了2枝,

屋內裝修簡陋,

家具殘舊,

△        生摸摸胸前,但相機已不在,失望。

(O.S)男:請入黎坐啦

生:哦。

男人手上拿著油燈行入一房,

△        生拐入內,見有男孩坐著吃飯

男人手上拿著碗筷和蠟燭/油燈從一房行出,望向生

男:咿?你仲唔入黎?入黎食飯啦。

△        生點頭向前拐。

男人放下阿生的碗筷向男孩。

男:你食飽未?食飽就讓個位比我的客人啦。

男孩停下吃飯,瞄了瞄生。

生:呀,唔使啦,我坐呢張櫈得啦。

男:你出去等啦

  • 男孩放下碗筷,離開上樓。

  • 男人拿男孩的好椅子給生

男:你坐呢張啦。

  • 生捉著受傷的左腳,行到桌前坐下

生:唔好意思呀,打搞曬。

男人拿碗筷放到生面前

男:唔好客氣,你食飯啦。

男人偷看生

生抓癢頸上胎記,看著桌上豐富的食物摸摸肚子

  • 桌上有菊花,水果,雞,燒肉,蠔士發菜,芽菜豆卜。

男:無事的。

  • 生欲夾雞,突表情痛苦,放下筷子,捉住左腳

  • 男:你做咩? 比我睇下

  • 生拉起褲腳,

  • 男人用油燈照明,見小腿發紫,腳眼處有紅種小傷口

男:嘩,你又紅又種的?

生:我都唔知…在雷公潭訓醒就係咁啦。

  • 生表情更痛苦。

  • 男人用手按左腳又紅又紫

男: (心中暗喜) 你都係中左蛇毒, 你等等,我有秘製藥酒。

(Flashback stop)


  • 志猛拍面色蒼白,蕉悴,痛苦的生

志:生?阿生?你沒事吧,你別嚇我呀?

  • 生驚醒,馬上拉起褲腳,見小傷口已結焦。

志:你撞傷腳?sorry呀,我頭先關鋪面燈時,不小心把這裹的燈也關了 。

  • 生發呆,一臉疑惑

  • 志在生面前揮揮手

志:點呀!你沒事吧,生?生!你係咪撞到個頭呀

生:我好似記番起一D野...

  • 生摸摸頭,感頭痛,抓癢。

志:你呀,拍照歸拍照,下次唔好咁拼命呀

  • 生點頭,又突然問志

生:你頭先話的咩話。

志:我話......

(Flashback continuous)

第10場 (Flashback)

早上 村屋門外 /路口 外

(目的:男人託生交信物,生一口答應。回應之前小木盒的伏線)


男:拍照還拍照,下次唔好咁拼命

生:我會架啦

  • 地上阿生和男人的影子。

男:我都5年無出這市區了,我老婆好耐無探望過我了,係啦,我想請你幫個忙,得唔得呢?

生:得,你想我點幫呀?

  • 男人遞小盒子給阿生。

男:我想借你的“首“(手),將呢個盒交給我老婆?

  • 阿生接過小盒子。

生:得,包在我身上,係呀,昨晚多謝你收留我。

男:哎,唔好咁講,好心有好報,今次你幫我,下次一定又有人幫返你。

  • 阿生點頭。

男:咿?時候不早了,你快D返家啦。

生:好,咁再見。

  • 男人望著生,

(O.S.)男:阿生。

  • 阿生轉身望男人。

(Flashback end)


  • 志嚇了一跳,停下工作,

志:咩話?你話你昨日去,今日返?

生:(o.s)係呀。

志:你是否撞傷腦袋呀, 今日係4月14日呀 ?

  • 志拿行事曆給生看

志:無自己睇下啦。

  • 生接過行事曆,一頭霧水

志: 你知唔知呀, 呢個星期我和伯母又上差館,又去殮房,又去殯儀館。 我們以為你真的死了,究竟你呢個禮拜你藏左去邊?

  • 生發呆,不明,樣子痛苦。

志:(O.S) 警方話在屍體旁找到你部相機,而你話訓醒之後就唔見左部相機,唔通死的就係偷左你部相機個個人?

  • 生感疑惑。

生:我都唔知,我好似好多野都唔記得左。

志:(O.S) 咁奇怪的?

生:唔得!我要去警署弄清楚件事。

  • 生起身拐行。

第11場

日 殯儀館化妝間 內

(目的:化妝師開始為一血肉模糊的屍體潔面。利用戒指告訴觀眾女人是雷公潭男人的太太。化妝師不見樣,增加神秘感。))


  • 化妝師手上帶有與雷公潭男人一模一樣的戒指,帶上手套。

  • 化妝師帶上口罩

  • 化妝師把蓋屍的白布慢慢掀開。

  • 一受傷嚴重的人頭,眼部受傷,有小蟲在面上爬(回應生面癢,可考慮餵金魚的蚊虫蛹)

  • 藥水中的一塊人面皮面膜/人皮。

  • 化妝潔屍工具

  • 人頭

妝 :(O.S.)你覺得點呀?傷成咁係咪好痛呀,你放心啦,你咁好心地,一定有好報的,我會將你化得好好睇睇的。

  • 化妝師開始潔屍面

第12場

下午 人多的街道 外

(目的:表達生與世界有分隔,無人理會。)


  • 生在人多的街上漫行,臉色更蒼白,生抓癢,沒生氣,感寒冷,沒人理會,甚至撞到他。

  • 生皺眉擦眼,看身邊事物

  • 事物時清時模糊

第13場

傍晚 阿生家走廊 內

(目的:何師奶反證生已死,製造疑團。)


  • 生媽抽著一袋袋食物出lift回家

  • 鄰居何師奶剛出門。

何:陸太,買咁多菜的?

媽:我個仔返左黎,他無死到 ,真係祖先保佑 。

  • 何師奶皺眉頭

何:陸太人死不能復生, 你節哀順便啦。

媽:你都傻的,都話我個兒子無死,今朝返左黎啦。

  • 生媽行過何師奶

  • 何師奶跟著轉身

何:今朝?你說早上那個男人?哎呀!佢唔你個仔呀,你小心被人騙。

  • 媽十分憤怒,

媽:你痴扇!我會傻到認不出自己的兒子?唔同你講了。

  • 生媽說完開門入屋。

第14場

日 殯儀館化妝間 內

(目的:化妝師不見樣,化妝師開始為屍首上粉,增加神秘感。)


  • 化妝師為愛傷屍面,掃上白粉。

妝 :(O.S.)你忍下啦,我現在用粘土,綿花同你補返塊面,縫合之後就會靚番曬架啦。

妝 :(O.S.)你知嗎?我轉做死人化妝轉眼就5年啦,日日都在等你,我到啦,放心啦。你個邊點呀,係咪好辛苦呀?凍唔凍呀?

  • 化妝師為屍面,掃上白粉。

第15場

傍晚 阿生家睡房 內

(目的:生越受化妝師的行動影響,面白寒冷)


  • 生在被窩像死屍般把被蓋過頭睡著了,附近有厚厚的大衣。

  • 生睡醒,拉開被,頭痛,面蒼白,並有多處抓傷脫的皮痕跡。

  • 窗外的光令生感到不適,生擦眼

  • 生擦眼,

  • 房內有大批生活照和生的作品,但時濛時清。

  • 生拍拍頭,冒寒冷去拉上窗簾,房內回復黑暗

  • 生擦眼, 回頭望房內

  • 大批生活照和生的作品,卻十分清晰。

第16場

傍晚 阿生家廁所 內

(目的:生不知自己爛了面,只拍鏡子中生的正面(正常的只抓損)。)


  • 生穿著更厚厚的大衣, 在廁所洗臉清醒自己,

  • 發覺毛巾粘有不少白色的死皮粹。

(V.O)生:咩黎架?

  • 生擦擦眼

  • 見鏡中自己樣子清潔,檢查五官,眉淺了,有鬍鬚, 臉色蒼白裹見紅,有多處被自己抓破的紅痕跡,

  • 生摸頭,打面

(V.O)生:無野呀,好返曬啦。 做咩重咁癢的?唧!

  • 生貼上藥水膠布。

第17場

傍晚 阿生家廳 內

(目的:媽感生古怪,但了解生。此場不見生的面,延續上場。)


  • 見媽在廳中弄菜葉。

  • 生媽見生貼滿面膠布,穿厚厚的大衣,低頭沒神氣的拐行入房。

媽:你塊面做咩呀?損左gei?

生:抓損了,沒事的

媽:天氣那麼熱,你穿咁多衫,你唔舒服呀。

生:得啦,我睡一睡就沒事架啦。

  • 生越過媽,拐入房,

媽:我今晚煮冬瓜蜜棗湯比你潤返D皮膚,你阿爸話好有用的。

  • 生媽望著生擔心

第18場

日 殯儀館化妝間 內

(目的: 開始為屍首修正五官, 化妝師開始見樣,為志認屍增加緊張伏筆。)


  • 化妝師為白面孔,上紅粉

妝 :(O.S.) 你放心啦?等我化好你的肉身之後,你就可以借屍投胎,離開雷公潭,再不用每14日重覆死的經過咁慘架啦。 你知嗎?我日日都同D死人傾計,化妝,返到屋k,一個人孤零零,又發惡夢。

  • 化妝師僅慎的望四周

妝 :(O.S.) 你知嗎? 上次被人發現左,差D連份工都無埋,好彩肯入行做的人少,不過...

  • 化妝師為紅臉面孔,畫眉

妝 :(O.S.)你放心,為左你,我咩都肯做。

第19場

次日早上 殯儀館走廊 內

(目的:志與殯儀職員討論化妝,帶出借屍還魂,引發生已死疑雲。)


  • 志跟著殯儀職員在走廊行著。

職:就算搞錯左,開始左化妝,就不能話唔做就唔做,咁係大不敬呀。

志:我都唔識佢,無理由會幫佢搞身後事架嗎。

職:先生,你聽我講...

  • 志電話響起,志轉身接電話

志:喂?

志:係。佢本人不是去了警署嗎?

志:無?你地搞清楚未,有無搞錯資料呀?

志:喂?喂!!

  • 志面色變得凝重,疑惑收線。

職:先生?你無咩事呀嗎?

  • 志沉思一回。

志:請問我現在可唔可睇睇屍體嗎?

  • 殯儀職員笑著點頭。

職:可以,可以,請跟我來吧,死者知你咁有心,一定會好多謝你的,好心有好報呀。好啦,跟住我黎啦。

  • 志跟著殯儀職員行轉返頭

志:咁屍首現在化好妝未?

職:應該差不多完成,我們的師傅手工很好的。

志:我只要望一眼就夠了。

職:後生仔,我地做殯儀的,樣樣都有規有舉的。

  • 志沒理會,照步行。

職: 等我講多些你知啦,死人化妝除了比人黎瞻仰遺容外,佢最大的作用其實是給魂魄認樣歸位,之後再投胎轉世。

  • 志跟著殯儀職員行到轉角位。

志:我不信呢些野的。

職:你不信,也要跟著做。若果屍體的容貌同生前唔同,咁佢的魂魄唔能夠返回肉身, 成為無主孤魂。

  • 志停下,不耐煩。

志:唉,得了得了,行咁耐的?到未呀?

  • 殯儀職員笑了笑

職:唔使急,到了,就係呢間。

  • 職員指向前方房門

  • 志看看眼前房門,寫著“殯殮化妝間”

第20場

早上 殯儀館化妝間 內

(目的: 化妝師剛完成改頭換面工作, 志再確認生屍體,製造緊張,靜待真相。)


  • 房間內,中間有一屍體被白蓋著。在旁有化妝師,志和殯儀職員。

職:如果滿意的話,希望盡快出殯,請睇。

  • 化妝師神色慌張。

  • 化妝師吞口水。

妝:不能夠睇!我仲未化完的

職:既然來了,都比家屬見見吧。請看。

  • 職員欲掀開白布。

  • 化妝師伸手阻止

妝:唔合規舉的!

職:(在化妝耳邊聲)規舉?你之前做過咩,大家心照啦

志:我唔理你地咩規舉。

  • 志掀開白布。

  • 化妝師握緊雙手,更為緊張。

  • 志看了一眼,目無表情。

  • 化妝師驚慌瞪眼。

  • 職員凝神看化妝師。

  • 志蓋回白布。

第21場

中午 阿生家 內

(目的: 志到生家探望生,慶祝和確實生未死。)

(O.S)門鈴響

  • 媽開門

志:伯母 。

媽:你是誰?

志:我係阿志呀。

  • 阿志拿著水果,一公文袋

媽:阿志,快些入黎先啦,

  • 媽向門偷偷看了看,回來關門。

媽:(像說秘密般)阿生返左黎呀

志:我知呀,我特意上來找佢的,

媽:你知唔知呀,隔離屋何師奶話我痴扇,又話阿生死左?

志:係呀,警局班人又係咁,我同佢地解釋,佢地又話我痴扇。

媽:等到佢地見到阿生就知係我痴定佢地痴。

  • 志點頭。

志:阿生在那呀?

  • 生媽指著公文袋。

志:哦,呢部相機係我在警署拿點比阿生的。

媽:係呀!真係多謝你呀阿志,你坐下啦,我去叫醒佢。

第22場

中午 阿生家 內

(目的: 志揭破變了樣的生,生的生死疑團再生。)


  • 生媽入生睡房,黑漆漆的。

  • 生睡著

  • 生媽把窗簾拉開,光線照入。

  • 生媽入房看阿生睡在床上,被子蓋著頭

媽:阿生?唔好訓啦,起身啦,阿志黎左呀。

  • 生沒有回應,

  • 媽行近床前。

媽:你這樣會局親個頭架。

  • 媽欲拉開生蓋著頭的被。

  • 生抓緊被,大聲說。

生:媽,快關上窗簾。

  • 生媽慌忙把窗簾關上。

(O.S.)志: 阿生,我在警署拿返你部相機啦 。

  • 阿生轉身起身,

生:下?你話咩話

  • 剛入房的志也嚇了一跳。

  • (flashback)志早上在殯殮化妝間看見的死屍復完貌(雷公潭男人)閃過腦海。

志:你是誰?

  • 生十分疲乏,死人妝,面上還有些膠布,抓癢頸上的胎記

生:咩呀,我咪阿生羅,你又唔認得我呀?

媽:無錯呀,他是阿生。我認得佢把聲音。

志:你把聲騙到伯母,騙唔到我,我知阿生係咩樣的!

生:(欲行前)你搞咩呀, 我塊面咪好返羅 。

  • 志拉媽到身邊

志:伯母你小心佢呀!

  • 生轉身拿台頭含有鏡片的相架(有生的獨照)。

  • 生看著鏡片驚呆

  • 鏡片中樣貌變了(雷公潭男人)

  • 生瞪眼,摸面,檢查面孔,摸摸鬍鬚。

  • 生拉開衣角的長形的胎記變了圓形

生:點解會咁架?我個樣點解會變成咁架?

  • ( flashback )雷公潭男人的樣子:好心有好報,今次你幫左我,下次一定有人幫番你的

  • ( flashback )生給化妝師小盒子:好多謝你幫我們呀,呢D都係緣份。

  • 生拍拍臉孔,如夢初醒

  • 生推開媽和志,衝出房間。

媽:阿生,你不要走,阿媽知道你係阿生。

  • 志拉著生媽。

志:伯母,佢唔係阿生黎架。

  • 生媽哭著說。

媽:他係阿生,無論佢變成點都係我個兒子黎架,阿生不會丟下我一個的。

  • 志望著伯母,

  • 志望著手中生的相機,若有所思。

志手中生的相機

第23場

日 殯儀館化妝間 內

(目的: 解釋生為何變樣,如何被借屍。)


  • 化妝師握著帶上有戒指的屍手。

  • 化妝師合手,合眼,口中唸唸有詞

妝:(V.O.)阿泉,你好好投胎啦,有緣的話我們下世再見啦,你保重呀。

( O.S)生:點解會咁架?

  • 化妝師抬頭見生(雷公潭男人樣)

妝:阿泉 ?

  • 化妝師欲高興衝上前。

  • 憤怒的生喝止化妝師。

生:我不是你老公!我係陸水生呀。

  • 化妝師停下腳步望著生,想了想,自言自語。

妝: 得左啦 阿泉,佢變左樣呀?師父無厄我地呀。

生:我不知你們搞咩,我為何會變了你老公個樣?

妝:你應該好快會變回自己個樣。

生:現在玩魔術呀,我唔理你地呀,你快D同我搞返掟佢呀。

妝:你唸你仲未知道真相。

  • 女化妝師掀開屍首的白布

  • 雷公潭男人樣子的屍首展現生眼前。(正是阿生現今的樣子)

妝:這條屍本來是你的。

  • 生見屍頭痛,後退。

生:你講咩呀,我都未死?

  • 化妝師抺了抺屍體頸部的圓形疤痕,化妝粉脫落。

  • 生看見自己從小到大的長形胎記。

  • 生摸摸自己的胎記,同樣變回長形。

妝:5年前,我丈夫在跌入雷公潭意外死亡,屍體不知所踪,魂魄一直不能依附肉體投胎,關在雷公潭。

生:咩話?你老公5年前已經死左?

  • 生再上前細看屍首,感應到是自己,頭暈。

  • 身體開始半透明。

  • 屍首閃了閃生原貌,但最後仍是雷公潭男人的樣子

  • 生本人閃了原貌,又閃了雷公潭男人的樣子,最後回復阿生原本的樣子。

  • 生感到異常頭痛,越透明

妝:你死左架啦,你聽我講啦,你的肉身已被我老公借用了,你都係返去雷公潭等個啦。

生:我都沒說過願意借屍比你用,你地憑咩拿去用

  • 女化妝師看著自己手上的銀戒指。

  • 生才發現自己手上也帶著銀戒指。

  • 床上雷公潭男人屍首

(V.O)男: 好心有好報,今次你幫我,下次一定又有人幫返你。

生: 你地竟然合地埋利用我!!!

妝: 好對唔住,現在已經返唔到轉頭,你走啦。

  • 生使勁脫下自己手上的戒指不果,越虛弱。

生: 你咁算點呀?

  • 生越虛弱,發瘋的亂撞,欲把化妝床弄反。

  • 化上前保護男人屍身

妝:好對唔住呀!我都唔想架!

  • 生越虛弱,但爭扎,。

妝:如果日後你找到合適的屍身,我會幫你的,銀戒指為證。

  • 生漸倒下,消失

生:( O.S.)我唔會放過你地的!

( O.S.)妝:阿泉,你好好投胎啦,(深沉地笑)


第23.1場

日 黑房 內

(目的: 交待志從生相機中知道生已死。)

  • 生的相機

  • 志把底片上架,

  • 放相紙,

  • 爆光,牆上有水影

  • 志把相紙浸藥水,

  • 相紙內漸浮現。

  • 志臉色有變

  • 相紙內漸浮現。

  • 志拿著相片看,定眼,臉色大變,

志拿著生的相機在曬相盆旁回望黑房內看見(看見=回憶)自己和生重見時的畫面。

(V.O)志:阿生你點可以就咁走左去架?


<﹣Fade in

志:阿生?你無死到呀?

  • 志由驚轉喜,狂拍生肩膀並擁抱。

  • 生感奇怪,輕輕推開志

生:喂喂,你放手咪咁啦。

志:太好啦,你無死到。

Fade out﹣>


<﹣Cut in

  • 志拉著生媽。

志:伯母,佢唔係阿生黎架。

  • 生媽哭著說。

媽:阿生唔好走呀,阿媽知你係阿生黎架。

Cut out﹣>


  • 志望著手中生的相機。

(V.O)志:唉...伯母日日都在屋K煮定湯等你呀。

第24場

傍晚 生家 內

(目的: 交待志和媽在知道阿生死後情感。)


  • 媽裝湯。

  • 媽 把湯放在桌上,獨坐,望著志和生三人的合照。

  • (O.S.)門鈴響

  • 媽緊張開門

  • 見志,志頸上掛著生的相機,手有相袋。

媽:阿生?做咩今日咁遲返的?

  • 志感唐突,看伯母。

媽:快D入黎先啦,我煮了杞子日月魚湯,補眼的,你阿爸話好有用的。

  • 媽邊到飯台邊拿湯。

志: 我係阿志呀, 伯母。

媽:你又去影相呀,你唔好再丟下阿媽一個呀?

  • 志望著生媽,把手上照片放在身後

  • 志眼濕。

(Flashback 5.1場)生:我走左之後,幫的睇住我阿媽呀

  • 志望著牆上的合照

(V.O)志:你放心啦,我一定會幫你好好睇住伯母的

媽:阿生?趁熱喝啦?

  • 志望著湯感觸,喝了一口湯

志:唔該阿媽。

第25場

晚上 村屋門口 外

(目的: 阿生結局,重返雷公潭,但態度大變。)

  • 阿生一拐一拐到屋門前。

  • 男孩正在點14號的白蠟燭,回頭見阿生

孩:係你?

  • 阿生不發聲,仇視四周, 用手狠狠的拍了牆一下

  • 見牆上雷公潭男人的相,雷公潭男人和生在雷公潭的相。

  • 生拿下照片,

  • 丟下加踩踏雷公潭男人的相。

孩:唉,雷公潭有大把無主孤魂好似我地咁, 無用架 ,算罷啦,

生:算?我唔會就咁算的!

  • 生拿下男人所有物品亂丟。

孩:要怪就怪你自己蠢啦。

  • 生停下怒視男孩。

  • 男孩害怕的跑離開

  • 生在屋內丟東西發泄。

(V.O.) 孩:你咪咁啦,我地唸下點樣哄下一個死在雷公潭的人借屍投胎重好啦。






《全劇完》